就当这个兵

就当这个兵

内容简介

《就当这个兵》简介:
  难道不扛枪就不是一名真正的战士吗? 他一心想当一名扛枪的兵,结果却稀里糊涂地成了一名消防兵。他在驻地谈恋爱、酗酒闯祸,甚至想当“逃兵”…… 然而,在“逃”离前夕,他却突然想积极表现参加各种任务,甚至在抗洪抢险中不顾个人安危只身抢险…… 为何他决定好好当这个一心想逃离的兵?为何这个人人头疼的“混兵”来了一个如此华丽的转身?

作者简介

《就当这个兵》作者简介:
  张有德,男性,属虎,安徽宣城人,迄今已在各类报刊上发表作品近300万字,并多次获奖;出版有长篇小说《狼王》、《獒王》、《野王》、《狼王传说》、《中原反扒王》、《爱情编号520》、《女孩,我为你而来》、《中国首善陈光标》、《暧昧都市》等;本书获安徽省“网络原创消防文学大赛”长篇小说第二名。

目录

《就当这个兵》目录:
引子
欧常志“恍惚”地望着中队长钟世图那一张一翕的嘴巴在那气急败坏着,却一时从幻梦中醒不过来,耳边仍旧在响着那震天的喊杀声和“哒哒哒”的冲锋枪声
所谓逃兵
150个俯卧撑对怄肠子来说,虽然不算是小菜一碟,尤其是在5公里后,还有,就是在饿着肚子的情况下,但也绝对算不上什么“大菜”;但班务会上,却让他很是“大菜”了一下
马乱兵未荒
“我不是不想当兵,我是不想当这个兵。”“那你想当什么兵?这个兵你又为什么不想当?”“我想当抱着冲锋枪‘哒哒哒’冲向敌人的兵。这个兵,没有枪,我不当。”“完了?”“完了。”“就这理由?”“就这理由。”“去你个奶奶的熊,”谁也没想到,郭开远突然起脚,一下就将欧常志踹出去了两三米,“还就这理由”
雪是可以燃烧的
怄肠子是跟着郭开远一道过去的,当郭开远趴下观察里面时,他也弯身朝里望。这一望,他不禁“马郜得(MayGod)”了一回——里面驾驶座上的司机,胸部被挤压得一下挪到了颈部,整个脸严重变形,在他旁边副驾驶座上的,是一位女性,看不出年纪,但从她头发上扎着的丝绸看,应该很年轻,正睁着一双恐怖的眼睛望着他们,好像是他们制造了这场悲剧
就当这个兵了
郭开远“非常关心”地伸手轻轻摸了摸怄肠子的脚,正当大家以为他这是一种对士兵的爱抚动作时,却不想,郭开远突然将怄肠子的脚往上一抬,接着再往前一送:“好你个奶奶熊。”怄肠子“咚”地一声,倒在了床上。“哈哈哈……”郭开远边大笑着边走了出去。走到门口,站在那又回过头,似对傻子又似对怄肠子:“今晚如果出警,他就不去了。”这一刻,怄肠子真的感动了。也许就是在这一刻,他决心去他的“哒哒哒”,去他的“冲锋枪”
除夕过后不是大年初一
不至于吧,9点,还进入战备?怄肠子觉得郭副大队长太虚张了一点。可是,事实上,在本应该是“大年初一”却确确实实是“大年三十”的“明天”,从9点开始,外面便陆续传来了鞭炮声,傻子说,这种声音会一直持续到初一早晨9点。怄肠子正在为这么早就如此如临大敌地备战着感到有些小题大做,突然,警铃就响了
火中茉莉
是震慑。是被她的美震慑住了。她与沈皓老师的美不一样,虽然她们都穿着红色羽绒服,但沈皓给人的美,是一种冰清,而眼前,却是玉洁;沈皓是静水潜流,而她,却是春风浩荡;沈皓让人有一种仰视,背景是阳光,让你一种看了睁不开眼地享受,而这个女孩,却让你有一种俯视的冲动,背景是绿树、绿叶、绿草地,让你想伸出一只脚或是一只手,然后是两只脚一双手,去拥其入怀,去占有;沈皓让人淡定,一种清远,而她,却让人躁动,想入非非。如果说,沈皓是牡丹,那这抿嘴笑着的,就是茉莉。对,是茉莉。她那一笑,就是茉莉的香,芬,芳——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,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
心动
望着闪着爆闪,一路鸣着笛声,载着小克拉连同那一大砣混凝土钢筋的救护车远去,傻子与马郜得似乎浑身鼓着的气在这一刻突然泄了——即便是在刚才的一连串简短的对话中,他们还一直在那憋着;可是,现在,他们再也憋不住了,泄了。他们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他们从未感到过如此的乏力。他们也几乎要虚脱了
禁止芬芳
他要去跟兰雪尔解释,解释那个莉其实只是一朵云,一朵浮云,一朵飘云,早浮走了,早飘散了——从他的心上飘浮走了,从他的胸中飘浮走了,甚至从他的记忆中飘浮走了。他现在的心上胸中记忆里只有雪尔,兰雪尔,那个穿着红色羽绒服的兰雪尔,那个与他一起“泡吧”的兰雪尔
砸的不是店
小姐说:“先生,这很贵的。”“多贵?”“一只300元呢。”“什……什么?”郭开远夸张地叫了起来,他以为他没听清呢。“300。”“抢啊。”怄肠子却是认真地叫了起来,而且手还下意识地拍了下桌子。“一共4只,三四一千二百元,你们看是付现还是记着待会前台一起结?”“去去去,一把破瓷勺还300,是金的还是银的啊。”郭开远挥着手说。小姐脸色就敛了:“你怎么说话呢,什么金的银的,我们老板就这么规定的”
春梅花开红也香
怄肠子他们来看望郭开远,是郭开远让病房的第二天。虽然病房里增添了几位患者,但大家都知道郭开远是为了抢救国家财产才将两只手弄“瞎”的(郭开远非常喜欢这个“瞎”字,不说手弄坏了,说是弄瞎了;想到双手什么知觉也没有的时候,那不是“瞎”了又是什么),而且是他硬让医生同意他们住进来的,所以,对他也就格外地尊重
此间红豆
傻子在吃饭时,见怄肠子一副五味不香的样子,知道他的心情,便对茁壮成长说,待会你想办法带些菜再买瓶可乐。茁壮成长说菜我可以想办法,可乐我可没钱买。傻子就瞪了他一眼,啥子嘛,一瓶可乐才几角钱。茁壮成长嘟囔道,为什么每次买可乐都是我。傻子就笑了,说你不是有个教授老爸么。茁壮成长便更正说我老爸只是个中学老师。傻子没理茁壮成长的话,只顾着自己往下说,再说,说到这,傻子突然不说了,说陈春芽,执行命令
青春正步走
这又哪是激,简直就是奔、腾、狂、暴、不可揆度、不可思议、不可一世、翻江、倒海、翻天、覆地……眼前一片空濛、一团浑浊、一泻千里。上面是雨,下面是泥。满耳里注入的是雨声、雷声、叫声、喊声、哭声,还有嘶哑的指挥声与命令声。整个现场,就像受惊了的马群,无序、无首、无尾、无前后,又像从天而降的炮火,炸得人不辨东、不辨西,躲无处躲,藏无处藏
尾声
河清了,水秀了,天青了。云彩的倒影,映在水底,幻化出一座缥缈的宫殿。宫殿里,一名战士(是一名战士吗?有些晕,有些花,有些粼粼)胸佩红花,笑容可掬地正站在那——立正,敬礼
后记:军营一周之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