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最晴天等你

我在最晴天等你

内容简介

《我在最晴天等你》简介:

  《我在最晴天等你》是都市爱情童话剧,她是率性单纯的“问题学生”,他是风靡高校的才子新贵;

   两人本该平行的命运,却在不打不相识中,被爱情红线牢牢捆住。短暂的缘分骤然即逝,命运的魔咒将他们生生分离,而那段无疾而终的初恋已然成了彼此生命中的顽疾。五年后,两人不期然重逢,历历往事致旧情一触即发;原来,曾经的离别不是因为不爱,只不过是将那份最初的深爱和记忆默然封存。无奈造化弄人,有情之人再次与幸福擦身而过,渐行渐远。心理医生感动于她的执着,亦对她怦然心动;原本两个人的拉锯最终衍变为三个人的争夺,情感纠葛更加扑朔迷离;一面是念念不忘的昔日恋人强势霸道的专情,一面是温润如玉的心理医生渗入到生命中的温情;她该如何选择?让爱重新绽放,抑或是给爱一剂“后悔药”?。

作者简介

《我在最晴天等你》作者简介:
  流苏浅吟,原名王晶琳,新闻学专业,80后天蝎女,目前从事编辑工作。有一点敏感,有一点文艺,有一点叛逆……有一大群可信赖地朋友相伴,固执地坚守梦想,追逐自由。微博地址:http://weibo.com/lsqy2011

目录

《我在最晴天等你》目录:

自 序 最美的年华,与你执手相伴

第一章 誓言还在,我们却已走远

有些事,有些人,一辈子都放不下,忘不掉,那就不要放,不要忘,带着曾经给过彼此的美好回忆努力地生活

 

第二章 重逢,注定再次分离

这一刻,她终于体会到博子在山下皑皑白雪中对藤井树的那一声呼唤,“你好吗?”而现在,她也仅仅只能说出两个字。这一次,或许就该彻底结束了。只有走出彼此的视线中,我们才能重获自由

 

第三章 爱,徘徊在围城之外

你有5年的时间让我站在原地看着你幸福。原本这一次,如果你幸福,我就这样看着你的背影放你离开,只要你幸福——可是,没有我,你真的会幸福吗?

 

第四章 回到我的身边,不哭

分手五年了,还是忍不住会牵挂,却不敢再出现彼此的世界里。是因为爱,还是习惯?他只知道,若是习惯,五年也足够忘却,或是用另一种习惯去代替

 

第五章 如果可以,请将青春折叠

怦然心动,或许只是瞬间捕捉到对方一个细微的神色和漫不经心的小动作,一个眼神,一个微笑,就足以成为厮守终生的理由

 

第六章 梦醒时分,我们终成陌路

爱情是什么?快乐过,幸福过,痛苦过,悲伤过,数数伤口,才终于明白,原来爱情到来过

 

第七章 我们的青春提早散场

“和她无关,这是我一个人的坚持。

青春的记忆让人有了想哭的冲动,四个人的眼眶都泛着红,仿佛是过了沧海桑田一个世纪

 

第八章 我回来了,你已不在

不知道要怎么去弥补空白的五年,如何去跨越那份失去的距离。但他们的爱还在,她像当初离开那样再赌一次,一切真得可以重新来过

 

第九章 我和你的交集,惟有回忆

曾经她一度都希望自己像鱼儿那样,只拥有7秒的记忆,然后一切重新开始。现在她可以回过头去想一想,正是靠着这些回忆才得以坚强地活了下来

 

第十章 伤口,需要时间治愈

她已然辨不清他们之间究竟是谁逼迫着谁,谁让谁纠缠着,他们之间似乎有着永远无法休止的挣扎

 

第十一章 这样的你,让我如何放下

我一直在等待你亲自告诉我关于你的一切,我所看不到的。可惜,你一直都没有

 

第十二章 信任,我们失去太久

“你最好不要在我面前哭。然后,看着我慢慢幸福。

他觉得所有的恨意在见到她的那一刻都是自欺欺人的面具。那么多年兜兜转转,他等的,念的,盼的,都无非就是她一个人

 

第十三章 死,也要在一起

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微不足道,有什么比活着,比亲身感知更为重要

他这辈子没有说过多少好听的情话,却在遇到她后,每一句都随着内心脱口而出

 

第十四章 伤害,与爱随行

就算是她有万般的错,就算要报复,那也只限于他自己。除此之外,绝不能容忍任何一个人碰她

 

第十五章 原来我们都不曾忘记

我们都有各自追求幸福的权力,不要被过去束缚。原来,我爱你,从未改变

 

第十六章 至少青春里有相爱的证据

一次又一次坦然地接受他的一切,并不是不在乎,是太在乎

 

第十七章 我们的爱,甜到哀伤

他不想去问,不再想去知道她为什么离开,他曾经想过,即使她和别人结婚了,只要她回头,他还是要她

 

第十八章 放手,以爱之名

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三个字“舍不得”。如果这一次你再放弃我们的爱情,我一定不会原谅你

 

第十九章 许你一生,不离不弃

绕了一大圈终究又回到了原点,他们究竟是缘浅还是情薄?终究成为彼此生命中的匆匆过客。幸好,爱情还在,她还在

原来,真的会有一个人,不管你离开多远多久,他都会站在原地等着你归来,执手

查看全部

精彩书摘

    第一章 誓言还在,我们却已走远

   有些事,有些人,一辈子都放不下,忘不掉,那就不要放,不要忘,带着曾经给过彼此的美好回忆努力地生活。

    七夕。街上人流如织。

    到了傍晚时分,空气中还带着几分白天的燥热。

    城东甜品店新开张,限量派送巨型蓝莓蛋糕,沈漫琳提前从公司溜了出来,可似乎还是来晚了。

   远远望去,拥挤的人群堵住了不大的玻璃店门,几个身着宣传制服的营业员维持着秩序,好歹分出了两列歪歪扭扭的队伍来。

    呵,喜欢的东西不容易放下,而不愿等待的习惯也是不会轻易更改的。

    远远望去,视线范围内忽然闪过一抹熟悉的身影,匆匆地向某个方向疾步远去。

    心猛地一抽,沈漫琳握着指关节渐渐泛白,明明只是个远去的背影,而身体竟步步后移。

    她不禁自嘲,这是在A市,怎么可能会是他?

    愣神中,顾炎的电话打了进来,今天是他们约好挑婚戒的日子。

   沈漫琳下意识地接起电话:“顾炎,我这里有点急事走不开,咱们半个小时后商场见。”来不及细看,只是再次望向那抹熟悉的背影渐渐远去。

    还没等顾炎回答,她就利落地挂断了电话扔进包里,直接朝着那个背影追了过去。

    她不知道这样做究竟为了什么,是想确认自己的猜测吗?还是潜意识里仍然忘不了那个人?

    分神之际,一辆电动车毫无征兆的从一旁小巷冲了出来。

    “没长眼睛啊!”电动车主骂骂咧咧地开走了。

   受到惊吓的沈漫琳好不容易稳住慌乱的心,而眸间已是温湿一片,挺拔的背影在眼前的雾色中渐行渐远,很快便消失不见,似乎刚刚出现的只不过是自己的一场幻觉。

    她仰起脸,看着茂密的枝桠间投射过来影影绰绰的光影,刺得她微眯起了眼。

   等沈漫琳赶到商场的时候,顾炎正好脾气地坐在商场的休息区等待,没有一丝一毫的不耐烦和责怪,看着远远走过来的沈漫琳,微笑着起身。

    “累不累?要不要先坐会?”他贴心地替她擦拭着额头上细密的汗珠。

    “对不起……临时有事……”

    顾炎一脸轻松,“嗯,没关系,其实我也没等多久,那我们就去看戒指吧。”

   知道他是在安慰自己,沈漫琳更觉得愧疚万分,只能傻笑着点点头,然后跟着顾炎漫不经心地在各个金饰柜台前看着。

   突然,她的视线被一个素净的铂金戒指所吸引,怎么都无法挪开,仿佛要把那层玻璃生生盯出两个窟窿来。

   “喜欢这个吗?这个太素净了,结婚不太合适,不过你喜欢,平常拿来戴戴也可以。”顾炎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,示意营业员将那个素戒拿出来。

    心骤然一紧,面上也陡然一僵。但马上沈漫琳就笑着掩饰自己的失态,“没事,我就看看,不用试了。”

    顾炎狐疑的看了她一眼,但也没有多问什么,抬手指了指另一个柜台,“那我们去那里看看吧?”

    “好。”沈漫琳最后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,服务员正将素戒重新放回陈列柜里。

   接下来挑选戒指有些像例行公事,只要能套上手指,沈漫琳一概说好。顾炎也不生气,就把她所有说好的戒指都铺开在她的面前,方便让她再次挑选。

   沈漫琳看着一脸专注地摆弄戒指的顾炎,一时有些晃神,突然,顾炎像是发现了什么,回过头笑意盈盈地看向她,视线相触,沈漫琳先是一愣,而后嘴角尽量扯出一抹笑容回应他,深深吸了口气,然后鼓起勇气开口:“顾炎,你真的觉得我们合适吗?你……不会后悔吗?”

   顾炎显然没有意识到沈漫琳会问这样的问题,但很快他又舒展了眉眼,“这个问题在求婚的时候我不是已经回答了么,漫琳,我不会后悔,你会后悔吗?”

    顾炎把问题抛了回来,沈漫琳尴尬地笑笑,迅速地别过脸去。

    是啊,自己会后悔么?这么多年了,一个人这么艰辛的过来,现在终于有了个依靠,她还在犹豫什么呢?

    可究竟是因为爱,还是因为合适,顾炎才会和她在一起。这些她不问,于是他也不说。

   婚戒最后选定,沈漫琳还是固执地选了一个很简单的款式,顾炎本还想说些什么,但见她意兴阑珊的样子,便提前结束了这天的行程,径自去车库取车。

    顾炎去取车的空当,沈漫琳在大门口踌躇了好久,盯着空荡荡的无名指,眉头微微蹙了起来。

   最后,她还是奔回了商场,径直跑到方才那枚素净的铂金戒指的柜台前,气喘吁吁地说道:“小姐,这个戒指我要了。”

    营业员微笑的取出戒指,沈漫琳迅速地在指上试戴了一下,大小正合适,便催促着营业员替她开票。

    营业员边写发票边笑着说:“您运气真好,我们只剩下这个号了。”

   她淡淡地笑过,巧妙地掩饰住自己复杂的心情,轻轻抚住套在左手无名指上的那枚素戒指,戒指把那个已经随着时间消逝而淡去的痕迹覆盖了起来,似乎这样就遮住了所有的伤痛,那些痛彻心扉的过往从不曾到来过。

    “戒指好小,戴不进去。”

    “我来。”

    安慕遥把她弯曲的无名指拉直,稳稳地把戒指套了进去。

    “是你戴错地方了。”

    “无名指不是结婚才戴的么?”

    “是啊,我们现在不就是结婚了么。”安慕遥很无辜地皱着眉。

    “安慕遥,你故意的。”

    “难道你这辈子还有其他的选择?”

    “……”

    “漫漫,你是我的,这一生都是!”

   昨日的誓言清晰于耳,缝合的伤口,似密密的针线在断裂开来,汩汩的鲜血喷薄而出,堵住了她沉重的呼吸。

    再美好的回忆,若没有了回忆中的这个人,注定是支离破碎的。

    “小姐,小姐……”

   营业员的催促打断了沈漫琳的回忆,她吸了吸鼻子,用手背胡乱地擦拭了下失控的泪水,取下手上的戒指,低着头闷闷地说道:“帮我包起来吧。”

    收敛了脸上所有的情绪,沈漫琳笑着接过营业员递过来的盒子,装进自己的手提包里,快步走离柜台。

    而记忆深处也终于低低吟出了在心底埋藏了很久很久那个名字。

    安慕遥……

   第二天一大早,阳光已是刺目地试图穿透人心,炽热的空气黏糊的有些焦躁不安。陵园内,一排排墓碑整齐地立在青松之间,更显得肃穆。

   沈漫琳惯例在底下的管理处登了记,然后慢慢沿着窄小漫长的阶梯,一步一步走近小米和安安的墓碑。她感觉每来一次,心里就会平静几分。

   还没来得及出世的安安,在小米去世的那天也随之离开了她,所以这里对她来说就是小米和安安两个人合葬的墓。

   她照旧先仔仔细细清扫了一遍,把墓碑上的照片反反复复擦拭了好几次,然后把一大捧盛开的紫蓝色鸢尾和一小束小雏菊在面前铺了开来,印衬得照片上那个永远都不会老去的年轻笑容更加灿烂夺目。

    这几年,不管刮风下雨,每个月她都会准时出现在这里,安静地坐上一会,陪他们说上一会话。

    “小米,我要结婚了……”

   用掌心抹开满脸的热泪,却无法停止轻微的啜泣。沈漫琳已经习惯对着逝去的小米絮絮叨叨,不管时隔多久,不管多么坚强,看着照片上年轻活力的脸庞,她总会忍不住泪流满面。

   急促的手机铃声打破了片刻的沉寂,屏幕上显示着老友乔昕的号码,她缓了缓情绪,才按下接听键,对方的话就像烤箱里的爆米花噼里啪啦地炸了开来。

    末了,还附加了一句狠话:“沈漫琳,我警告你,我的婚礼你不出现的话,就不要再踏进S市了。”

    淡淡的笑意划过嘴角,她还真想这辈子都不要进S市了,不过乔昕的面子她能不给么?

    或许是天意,买到了这个戒指,她就更有说服自己的理由,确实想去那里看看了。

    从陵园出来,沈漫琳回事务所请了假,有同事得知她是要去S市参加婚礼,马上凑了上来。

    “漫琳,你要去S市?顺便去AngleLYN挑挑婚纱吧。”

    “AngleLYN?”她的心猛地一颤,LYN不是她几年都未用的英文名么?

    看着沈漫琳呆愣的表情,同事好心地解释道:“近几年刚刚做起来的国内婚纱品牌。”

    话匣子一开,大家依旧在兴致勃勃地讨论着,沈漫琳的思绪却不自觉走了岔。

    “慕遥,这个设计师怎么那么傻呢,你说把蝴蝶结放这里多好呢,我这外行人设计都比他好……”

    安慕遥一边帮她拉衣服一边安抚着,“嗯,下次我们自创品牌,就叫AngleLYN,OK?”

    “好啊,安大师,记得到时候给本小姐设计一套独一无二的婚纱。”

    “一个系列都没有问题。”

    “那我现在就预订安大师成名后的第一个婚纱系列。”

   沉浸在回忆里,沈漫琳的嘴角轻轻扬起,又不经意地摸着左手无名指,可惜那里已经什么都没有,心也跟着空了起来。

    “喂,我跟你说话呢,听到没?”同事见她半天没有反应,忍不住拉了拉她的衣袖。

    晃过神来,她笑着点了点头,“知道了,我会去看看。”

    “你在那待了四年,也没见你回去过。”

    沈漫琳嘴角压了压,只剩隐隐的一丝笑意:“路远。”

    是啊,两个城市之间好遥远,中间还隔着长长的一段忘却的旅程。

    沈漫琳整理着桌上杂乱的资料,拍拍脑袋,试图将自己刚刚滋生出来的回忆萌芽统统都赶出去。

    为什么她从来没有听说过AngleLYN这个婚纱品牌呢?

    同事散去,沈漫琳在电脑上收索AngleLYN官网,还来不及看上一眼就被老板招去干活。

    关上网页,支起身,她踩着一双耐克的运动鞋腾腾腾地跑了过去。

    失恋的女人有两种,一种是自暴自弃,一种就是奋发图强。而她沈漫琳很显然属于前者。

   这几年,她在这个不大不小的律师事务所打杂,没有律师执照,只能干干散活,帮律师整理些资料。有时候对着一堆永远都做不完的杂事,也会懊恼当初的决定,甚至想甩甩手走人。不过,这里的氛围不错,同事们也和善。她就是这样的性格,只要有一个小小的理由,她都会心满意足,安于乐命。正如当年安慕遥所说的,她的脾气和个性完全成反比。

    一旦触及到记忆的神经,所有的过去便会一发不可收拾,就像开闸的洪水般汹涌而出。

   仅仅一天的时间,“安慕遥”这个名字,还有关于他,关于他们的一切一切,就像紧箍咒一样反复扎在她的脑海中,挥之不去。

    几天后,沈漫琳终于又踏上了S市的土地,举目四望,曾经的一幕幕皆映入眼帘,忽生惆怅。

    遗忘的过去重新复苏,似乎闻到了熟悉而又充满活力的气息,全身的细胞都活跃了起来。

   S市是当之无愧的时尚之都,经过这几年的发展,流行元素便更甚了。对于几年没回来的沈漫琳来说,一切既陌生又新奇。

    原来,五年,失去的不仅仅时间,更是对一个城市曾经的记忆。

    走到出口,她紧了紧包,四处张望,很快便在人群中搜索到了两张熟悉的脸孔。

   猴子和胖子都变样了。猴子不再瘦弱,而是露出了象征着男人成长风范的将军肚,而胖子反倒是苗条了些,但从他们的笑容里还是看到了曾经记忆里的影子,虽然已渐渐不再清晰。

    仅仅几年,犹如恍然隔世,她的眼竟有些模糊。

    沈漫琳收起思绪,扔下行李,和他们来了个大拥抱,还轻轻地在他们胸口各自锤了一拳。

    “还是兄弟讲义气。”

    侯跃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。

    “几年不见都不认识了,怎么把头发剪短了呢?”

    沈漫琳下意识摸了摸后脑勺,反手勾住他的肩,戏谑地说道:“哥们,这不更合你们群嘛。”

    侯跃狠狠瞪了她一眼,嘀咕了几句,率先接过不怎么有重量的行李。

   约定的包厢,六个人就足以撑得满满的,先到的基本都是男生,看到沈漫琳就像见到了失散多年的兄弟,相互寒暄一通后,便接过酒杯猛灌。

    沈漫琳做事向来豪爽,喝酒也不例外,要不然也不会和这帮人混得如此稔熟。

   侯跃放下酒杯,突然很认真地盯着沈漫琳,“我说兄弟,你也老大不小了,啥时候轮到你啊,让大哥帮你好好整整。”

    沈漫琳喝尽了杯中的酒,脸色泛红,手指反复地划着杯沿,有些恍惚地敷衍着:“快了快了……”

    “漫琳,你有没有安慕遥的消息?听说他要结婚了。”

   陈若的一句话让整个包厢都瞬间静了下来,所有人的视线都齐刷刷地投向沈漫琳。原本丰富的表情都跟水泥城墙似的僵在那里,想说点什么又感觉突然找不到了话题。

   沈漫琳没想到那么多年过去了,还会有同学记得这个名字,顺带送上了最劲爆的消息,就像密密的小针同时扎在她的心上。

    安慕遥要结婚了。

    安慕遥要结婚了。

    安慕遥要结婚了。

    这个声音在她耳边,脑袋,心里,全身上下,一遍遍回荡。

   沈漫琳苦涩一笑,落在杯沿的手停滞了一下,感觉眼眶里热热的液体越来越满,她狠狠眨了眨眼,只剩下眼眶周围淡淡的一圈红。

   但只是一瞬,她马上又恢复了镇定,喝了口水压下喉咙口涌起的酸涩,目光对着那个杯子,缓缓吐出了几个字。

    “我也要结婚了。”

    一个曾经对自己海誓山盟的男人终于还是要结婚了,新娘是别人。

    真像电视剧。

    她仰起头,将杯中酒一口饮尽,把酒杯哐当一声放在桌上,右手不由用力捏紧了杯身,骨节都有些泛白。

    两个炸弹消息同时扔下,气氛有点尴尬,大家只是匆匆吃了饭便散了。侯跃则负责送沈漫琳和乔昕会合。

    沈漫琳有些心不在焉地靠着车窗,借着酒劲哼了会歌,看一路繁华在眼前渐次倒退。

    “猴子,你爱你老婆么?”

    侯跃扯了扯唇角,目光依旧注视着前方。

    “不爱。”

    “那结婚为了什么?”

    侯跃瞟了她一眼,视线在她脸上停留了片刻,便自然地转开了。

    “有一个伴才能让心中埋藏的那份爱不那么孤独。”

    沈漫琳似懂非懂,有些恍惚,仿佛他们都已是经历了千山万水,似千疮百孔的心赤裸裸地呈现出来。

    她还想继续说些什么,车却已经停在了婚纱店门口,于是她和侯跃道别后,解开安全带下车。

    AngleLYN。

    和自己名字有渊源的婚纱店。

    沈漫琳慢慢走近,视线被橱窗里的一件婚纱完全吸引住了。

   简单的质地柔滑垂地,白色细腻的丝质布料上镌刻着金丝的图案,直到胸口才绽放出层层的大花朵,若不是裙摆上层层叠叠和曳地设计,更多的人都会以为这只是普通的一件礼服。

   就是这样简单的一件婚纱,AngleLYN却把它当成了主打产品。一旁还横陈着一块小牌子,三个简单的却有些触目惊心的金色字“非卖品”。

    她的双手情不自禁地攀在橱窗玻璃上,有一种奇妙的情绪涌了上来。

    幸福,对,就是幸福。

    而那紧紧是幻觉,就像现在这样,隔着层厚厚的玻璃,看似很美丽,却依然无法触及。

    她觉得自己醉了,突如其来一阵晕眩,有些站立不稳地摇晃了几下。

   心底,一阵紧似一阵的疼痛感涌了上来,让她难以自制。眼底的泪水终于划过脸庞,一滴滴分明地落了下来。